3522·vip_官网-welcome

3522·vip

用户登录 | 站点地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3522·vip > 3522网址 > 正文

山不在高 有仙则灵

作者:李 烨     发布时间:2019-07-26 11:12:23     信息来源: 黟县宏潭乡杨林村驻村医生     浏览次数:269
【字体:

仙,超凡脱尘、长生不死的人。仙,具有高超才能的人。唯物主义者相信“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但是当踏足这片山林,进驻到重山之间,在溪水边、夕阳下、田野里,一定会觉得到,这里有股“仙气”,有仙气的地方,一定有“仙人”。

我院一行4人响应征召进入黟县,该县处黄山西南,古有“徽商”“徽文化”,今天更是“中国画里乡村”“桃花源里人家”,其下的西递、宏村闻名遐迩。而我所在的宏潭乡位于黟县西北,是青弋江主要发源地。面积(127.6km2)还没有庐阳区大,人口(5300余人)更没有我院在职职工多。其境内峰峦绵延、山高谷深,我所驻的不足600杨林村民就这样分散在山林里,湮灭在自然中。古老、清秀、静谧以及相对的贫穷是“仙境”初印象。

卫生院是基层医疗中的前沿阵地,在我们这个阵地上,宏潭乡卫生院目前有工作人员7名,但执业医师仅2人,远低于我国平均千人2名医师的水平。除了常见疾病的诊治外,还要负责公共卫生、疫苗接种和健康宣教的工作内容。

这些工作内容对我而言几乎是全新的,新的事物充满了机遇和挑战,而挑战就在于:1、语言。彼此相对较远的村落以及错综的历史和地理关系导致了该地语言与普通话差异巨大,即使黟县本地人也很难懂。加上老年人本身有听力下降和表述不清等,询问病史难度不亚于取得机密。比如在宏潭乡养老院遇到的一个有听力障碍的老年人,因为纳差而需要上门服务,半小时都没有办法知道其纳差开始的确切时间,极大考验了医者耐心。2、诊疗工作。以前在医院主要是依托各种实验室等辅助检查来明确的,但是在这里又回归到最初的视、触、叩、听,并通过所获得的信息和病史结合来进行诊疗工作。往往有很多长期服用药物的慢病患者对自己服用得药品名称都不知道。我们遇到过一位不知道自己口服螺内酯还是呋塞米的患者,在查不了电解质的情况下完全只能通过经验性地进行治疗。3.诊疗模式、村医的职责中有出诊,就像电视剧中的郎中,提着医药箱就上门了。因为是刚需,所以这也可以理解。但是让我倍感意外的是,对于慢性病,不愿意到卫生室和卫生院就诊的也大有人在。一方面可能是患者自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另一方面觉得去卫生院太远(十几里路)。4、健康理念。对于贫困人群或者是一般性的农民家庭,健康理念就是干净卫生。而对于疾病的一级预防甚至二级预防,那都是需要自身进行经济学衡量的。简单地说就是,“我去看这个病值不值?”虽然已经有了较为完善的医疗保险和兜底政策,但是他们仍有自付部分、车旅费用以及陪护成本,所以,往往生命就“有价”了,毕竟其余的家人还要生活的。我们遇到过虽然需要对心功能不全进行住院治疗的老年人,因为鳏寡、因为几千块钱而放弃了就医。5、公共卫生管理。这些原本在三级医院中有专门的职能部门或CDC相应人员来开展的,但在农村,这也是村医和卫生院的工作。模式已经完全从“上门求医”转变为“送医上门”了。这是我国长期医改和社会文明进步的体现,但是由于能够提供的医疗水平和参与者及受众的局限,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农村人群积极参与健康管理和慢病管理具有被动性。我们多次预约上门,遇到患者失约,甚至是极端案例,有不欢迎上门体检的群众。这不仅仅需要有极强的服务意识,还需要有强烈的道德感。

困难也不是我个人有,对于基层的卫生室和卫生院来说,也有难以克服的问题。1、身份认同。我国上世纪有大量的乡村教师和乡村医生,但目前乡村教师已经逐步为政府收编,而同为基层服务的重要人员——村医,却仍没有取得身份认同。我遇到过很多的“济公”医生干完农活就在卫生室给人看病,裤脚还是卷着的。在乡亲眼中他是医生,但是出了门,他仍然是农民、小贩或者是无业者,这种被动的跨行业生存状态反映了村医生存的惶恐。但是大家还是从困难中更多地看到希望,并相信有一天自己也会获得全社会的认同。这无疑是一种超然的“仙”。2、设备和风险。由于地广人稀的特点,导致了基层无法配备不常用但却需要的设备,比如X线、生化分析仪等。目前看病却更多依靠的是临床体征和经验,不利于规范化和系统化的提升医疗水平。这样增加了诊疗风险,同时乡里乡亲面对一些诊疗操作时,缺乏医疗风险的认同,也导致了乡村卫生院对医疗风险承受度较低。“白菜价,白粉心”的现状,导致相当一部分德不近仙者无法从医。

医者的问题,只是在需要解决患者问题时才存在,而患者的问题,却是长久的存在。当我们觉得山林雾气缭绕,美妙绝伦时,有人在承受腰膝酸痛;当我们觉得山里阳光温暖、岁月静好时,有人在中暑中难耐饥渴;当我们觉得山里空气干净,贪婪吮吸着清新时,有人承受心肺疾患带来的“会呼吸的痛”。他们的故事,我将在随后的报告中一一记录。

2年伊始,用2周的时间让我感觉到,在皖南这片静谧美好的“仙境”中充满着灵气。“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有这么一群扎根基层的人,他们通过完成诊疗工作、通过健康扶贫、通过公共卫生等多种方式,在兢兢业业地让这片土地变得更美好。而我也希望尽快地融入到他们中间去,通过驻村行医完成自我的“修仙”之旅。医者修仙,不能长生不老,但求才德双馨。因为,“才不近仙者,不可为医”。

()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上一条: 黟县碧阳镇郭门社区荣获2018年度全国综合减灾示范社区 下一条: 蒋亮亮:沉下身子干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