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2·vip_官网-welcome

3522·vip

用户登录 | 站点地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3522·vip > 我们的节日 > 正文

重返柯村

作者:邱险峰     发布时间:2019-04-10 09:23:14     信息来源: 黟县渔亭中学     浏览次数:969
【字体:
 

3月末,一个晴朗清冷的日子,我以职工家属的身份,参加了一次县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工会组织的赏花海,祭英烈主题教育实践活动,进了柯村。同行12人,一名男领导,八名女医生,外加两个惹人怜惜的稚气小孩。

 不知何故,车子在崎岖蜿蜒的山路上缓缓行驶,如同一只疲惫的老狗,跌跌撞撞,惹人心烦;满眼的春山春水春景,我竟然无动于衷,激不起半点生命激情。或许是离开柯村太久,亦或是老之将至,变得冷血了。柯村,与我来说,是久违的故地。故地重游,理应有一种激情四溢,感慨良多,情满春山秀水的殷殷情怀,我却没有。坐在车里,我慵懒无趣,也不与人搭讪,心情一味沉郁得紧:此番短暂的柯村逗留,想必是无果而终,怕只会平添几分人生烦恼和无言惆怅。

车子在美溪口做了短时停留,烈士陵园到了。大家下了车,两名女医生神情肃穆地抬着花篮,拾阶而上,同行者紧随其后。我拖着伤腿,也悻悻地下了车。我是上不得山的,不久前刚摔折了腿,尚未痊愈。我原本打算在山下逗留片刻,等大家扫完墓,一同进柯村。不曾想,抬眼这么随意一扫,瞬间打消了不上山的念头,一定要到山上祭扫一番。我记忆中的烈士陵园,原是荒草丛生之地。如今,这里修葺一新:上山的台阶,坡度很陡,齐整有序的向上延伸,台阶两旁整齐种植的茶花含苞怒放,满树的殷红,掩映在苍松翠柏之中。山顶上砌有一块60平米开外的大理石地面的平地,中间矗立着一座不大的烈士纪念碑,不失庄严肃穆和精致美观。纪念碑左侧,砌了一面墙,上面记载着革命烈士的光辉业绩,墙体的后面,是烈士墓地,共有三排,每排十米见长。墓地干净整洁,墓碑上的红五星熠熠生辉,苍松翠柏环绕墓地四周。扫墓者在烈士纪念碑前,虔诚地向英烈敬献花篮,集体默哀3分钟。然后,大家走进墓地,瞻仰烈士墓。正在念小学二年级的稚嫩小男孩,倚坐在烈士宁春生的墓碑侧,俯下身子,良久地盯着墓志铭,眼神迷离,若有所思,久久不愿离开,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置身美溪口烈士陵园,和同伴一起凭吊先烈,我的血液,开始慢慢变热,沉郁的心结也慢慢化解。八年过去了,满眼凄凉的美溪口,成了一个让我欣然释怀的永久记忆。今天,烈士们能长眠在这青山绿水之中,对于逝者和生者,都了无遗憾了!

离开烈士陵园,前行五百米,便是茅山岭东侧岭脚。只要翻过茅山岭,就进了柯村。在家门口,我慢慢恢复了知觉,心境也慢慢好转来。记得六年前,一个深秋日子,秋风秋雨秋寒中,我徒步翻越茅山岭,淋着星星点点的冷雨。当时的我,带着疯狂的喜悦和缠绵的忧伤。为了排遣感情的潮水,我尽情采摘着路边山岩岩壁上绽放的野菊花,咀嚼品味着四年柯村生活的酸甜苦辣。今天,是六年后的故地重游。我能给柯村什么呢?柯村又能给我什么呢?翻过茅山岭头,便是我熟悉不过的下岭山路——四年晨练的跑道。时下正是油菜花盛开的时节,上午10点已过,柯村盆地的浓雾依旧没有散去,只能依稀看见油菜花海的轮廓,许多游客,驻留在几处山腰摄影点,专等浓雾散去,好尽情赏揽油菜花海的美景。车子在山路上盘旋几个来回,瞬间便到了东堡老桥,柯村到了。

 车子在镇政府前的广场停泊,前来接待我们的是我的故交镇卫生院的柯院长,还有镇政府的一名干部。一年不见,柯院长虽不见老,可是憔悴了许多,原本富态宽阔的脸庞,额头和下巴都变尖了,眼角缠着血丝。一看便知有烦心事长期困扰,让这位精明能干的老伙计一筹莫展。我关切地询问,便知还是那个老难题深山区,留不住人才。柯院长将我们安顿好,便回单位忙手术去了,如今诺大一个卫生院,内科外科小儿科甚至妇产科,都得他上。我是来故地重游的,对老朋友的困境,除了同情和敬佩,还能为他做什么呢?不去动情伤神也罢,还是开心愉悦的在春山秀水中寻一些快乐和慰籍。

和柯院长道别,我刚转身,不远处,一个亲切的呼叫声传来,啊,又是一位故友柯村学校的胡国胜老师。他捧着一个饭碗,站在自家店门前,正吃着早饭,端着饭碗的样子,依旧是那样温文儒雅。故友相逢,免不了动情寒暄。

镇里干部给我们做了活动安排,参观柯村暴动纪念馆和方志敏故居。先去了柯村暴动纪念馆。我印象中的柯村暴动纪念馆,就是那有些破旧的柯村祠堂,案几上有些许灰尘。在前往瞻仰地的路上,我慢慢发现,记忆中的印象有了很大改观:老祠堂周边的民居墙面上,多了许多土地革命的人物故事画,柯村祠堂也向村落内里做了整体搬迁,前面平整出一块百米空地,祠堂正门右侧,依托周边的古民居墙体,设计建造了一副高三米长十米的人物群像浮雕,反映的是柯村暴动和皖南苏维埃政府建立的史实。进了祠堂,我被眼前的陈列深深触动了。整个纪念馆,共分三进,是典型的皖南山区古民居建筑风格。里面陈列的物品,大到柯村暴动指挥部指挥起义的沙盘、指挥员的仿真雕塑,小到当年战士们用过的简陋武器、穿过的粗衣鞋袜、用过的水杯茶碗公文包,写过的标语,都是那样真实生动,浸透了浓烈的红色基因,令参观者无不为之动情动容。镇里干部解释说,解说员去屯溪了,只能由我们参观了。出于好奇,我便问了解说员是谁,对方告诉了我。没想到,又是我的一位故交退休老教师山中老柯柯邵林。我心中生出一个念想:得赶紧和柯老师联系,我退休后来接班。离开柯村暴动纪念馆,带着心灵的震撼,我们前往方志敏故居。当年在柯村教书,我一直不知方志敏故居在哪,实在是羞愧不已。如今,能前往实地拜谒一番。是天大幸事。不曾想,方志敏故居竟是当年我无数次路过的一处破旧农家小院,现如今里面陈设的物件,给参观者的感受,是一种痛苦的折磨,正如方志敏烈士写的一篇文章的标题:清贫。置身方志敏当年的卧室和办公场所,免不了会使人潸然泪下,实在是太清贫了。我们生活在物质条件宽裕的今天,实难想象革命先烈当年过的是怎样的苦日子。过得如此艰苦,还要为崇高的革命事业奔走呼号,亲力亲为,那是怎样的人格?这种人格中又闪耀着怎样的人性光辉? 

带着一个个疑问,我又想到了曾经参观过的谭家桥北上抗日先遣队纪念馆,看到了当年方志敏烈士狱中写的那些闪耀着人性光辉的佳作,还想到纪念馆中存放的折磨革命者的巨大沉重的脚镣,心中一个念想愈发坚定:传承红色基因,我将义无反顾。如果自己有生之年能行,一定要研究透彻这段历史,为后代子孙讲清讲透这段红色故事。

离开方志敏烈士故居,我心情沉重。离开参观者的队伍,我独自登上柯村河上新落成的飞云桥。远远地,我看到同行的8岁小男孩,在盛开的油菜花田中尽情玩耍,在田埂上快乐地欢笑奔跑,汗水浸润着他那红扑扑的小脸蛋,我的心情慢慢舒朗开来。小男孩看到桥上的我,我看着他笑,他飞速的跑上飞云桥,上桥之后,他对着山谷,”“的大声叫着,山谷旋即给出清脆的回响。小男孩对着我,伴着鬼脸,俏皮的变着法对着山谷说话,我乐了,此时此刻,我真的成了一个心无旁骛心无杂念的快乐之人了。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上一条: 浓情端午节 资助暖人心 ——黟县宏村幼儿园开展爱心资助活动 下一条: 县人大机关在职党员开展清明祭扫英烈活动